做个烧饼只需2秒,“快手冯”把老北京烧饼做成“非遗”

导语


在北京方庄有一家餐厅叫“一碗居”,是一家在地下室里经营的餐厅。就是这样一个餐厅,日营业额最高达到8 万元。翻开一碗居的菜谱,你会发现这里有很多北京特色美食,包括北京名菜、老北京炸酱面及各种经典小吃,俨然成为北京美食的一个缩影。近日,笔者采访了一碗居的顾问冯怀申大师,请冯大师聊聊做烧饼的传奇经历。

一天4袋面,练就一个“快手冯”

冯大师早年在曾在白魁老号和隆福寺小吃店工作,学了一手做烧饼的绝技,目前是我国唯一一位老北京烧饼技艺非遗传承人,曾经创造2秒钟做一个烧饼的纪录,江湖人称“快手冯”。

在餐饮江湖上要想扬名,没有硬功夫是不行的。冯大师当年做烧饼的时候,全部人工制作,餐厅规定,每人每天做完4袋面的烧饼就可以下班,4袋面就是200斤,一斤面当时做13个烧饼,4袋面就是2600个烧饼。冯大师硬是凭着自己的刻苦和好学,练就了一个做烧饼的绝活——2秒钟做一个烧饼。那时候,他都是第一个完成任务回家睡觉,往往一觉醒来,他的同事还没把200斤面的烧饼做完。

烧饼申遗不是梦

冯大师做烧饼不光快,还好吃。他通过认真钻研和学习,掌握了老北京烧饼的技艺,但他还不满足,希望把老北京的烧饼做得更香更酥更脆。一次,领导给了冯大师几个烧饼让他尝尝。冯大师尝后赞不绝口,确实比自己现在做好吃。领导问他:“你能做出这样的烧饼吗?”冯大师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冯大师硬是靠着自己的钻劲,把烧饼的配方研发了出来,与先前领导给他的烧饼一模一样。至此,冯大师有一个申遗的梦想。经过多方努力,冯大师成为中国首位老北京烧饼技艺非遗传承人。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冯怀申大师就是一碗居的一宝。除了做烧饼,冯大师对北京菜、炸酱面和各种小吃都有很深的研究。一碗居的老板把冯大师请来当顾问,等于把老北京的餐饮故事带到了餐厅,严把出品关,确保每一道菜都有老北京的基因,都有历史的味道和记忆。


让一位大师坐镇后厨,很大意义上缓解了餐厅的经营风险。也让经营者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经营,这一点值得同行借鉴,毕竟菜品是餐厅的灵魂,只要好吃,顾客一般不会有太多的诉求。

大师的传承降低了培训成本

冯大师掌管后厨,除了日常管理以外,更重要的是带徒弟,这也是冯大师的过人之处。冯大师说:“现在喜欢做菜的年轻人越来越少,真正踏踏实实学手艺的人更少。我完全可以退到幕后,但现在我还坚持在一线,一方面是喜欢厨师的工作,另一方面想发现更多有潜力肯钻研的好苗子,把我的手艺多教给他们一些,一方面可以给餐厅培养生力军,另一方面也可以把技艺传承下去,老祖宗的东西不能在我们这一代出现断档。”目前,在冯大师的精心调教下,一批年轻的厨师已经掌握了很多北京名菜和小吃的制作方法。对于餐厅来说,这种传承除了保证饭菜出品稳定以外,还无形中降低了员工培训的成本,不再需要把厨师送出去学习,在自己的岗位上经过名师的指点,面对面的学习,再通过餐厅的实际操作,就可以提升年轻厨师的技能。

不要忽视大师的个人魅力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很多餐饮大师已经走出了原有的套路,开始以更新的姿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冯大师也不例外,从幕后走向了台前,成为了网红。经常出现在电视或网络的美食节目里,成为一位美食达人。媒体成就了冯大师,同样也成就了一碗居。

虽然餐厅本身没有做过任何的宣传,但冯大师的身影已经成为了一碗居无法替代的形象。电视台、网络平台纷纷来店里采访或做节目,一碗居也随之让更多的食客所认知,很多人来一碗居吃饭就是冲着冯大师来的,想看看电视里的大师的真容。

一碗居的老板聘请冯大师做顾问也许并没有想到会得到媒体的关注,但事实上,当下餐饮大师的魅力决不输给影视明星,他们更亲民,更随和。无形中给餐厅带了更多的关注,等同于做了一个活广告,而广告的效果也是无法估量的。一碗居老板借助冯大师的魅力营销,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也是老板的精明所在。

菜名前加上“老字号”的名字

一碗居的菜名与众不同,比如“鸿兴楼溜肝尖”、“柳泉居糟溜三白”、“北来顺手抓羊肉”、“富春楼爆炒腰花”、“萃华楼宫爆鸡丁”、“仿膳抓炒里脊”等等。这些老字号的名菜在一碗居都能吃到。而且都是通过去老字号学习而得来的,口味与老字号相差无几。

之所以这样起菜名,冯大师说:“北京的餐饮同北京的历史一样悠久,当年就有八大楼、八大居之称,虽然现在大多成为了记忆,但一些名菜还是流传了下来,我们专门请了一些传承人来店里教做菜,基本上保留了老菜的做法和口味。我们把店名写在菜名之前,就是想告诉食客这道菜出自何处,有什么有历史渊源,增强食客对老北京美食的记忆。这一招挺好使,食客吃过以后,往往对菜品有了记忆,虽然他们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但多多少少体验到了当年的味道,今天吃这个楼的代表菜,明天再吃那个居的特色菜,一来二去,吃遍了北京知名饭庄的美食,也是对自己一个记忆上的补尝,等于玩了一次穿越。”

一天卖2000碗炸酱面,没有米饭

北京方庄地区居住的多为北京的当地“土著”,一碗居定位“北京人”这个群体,专心做北京菜,牢牢锁住北京人的胃。

然而,随着社会交往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外地朋友到北京工作、旅游,一碗居的食客在悄然发生了变化。外地朋友光临一碗居,大多是北京的食客介绍或一起相约来就餐的。到北京想吃一顿有面子的北京菜,一碗居再合适不过了,从餐厅装修到菜品,再到服务员的穿戴,一水的老北京风情,走进餐厅就等于一头扎进北京人堆里,市井文化扑面而来。

这里的炸酱面是一大特色,也是冯大师的拿手绝活,桌桌必点。餐厅还有另一个“特色”就是不做米饭,来一碗居吃不到米饭,问其缘由,冯大师笑着说:“炸酱面比米饭贵多了,一是可以主推我们的特色,二是为了增加餐厅的收入。”一碗居一天可以卖掉2000多碗炸酱面,这也算一个不小的奇迹吧。


东方美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7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制作维护: 东方美食传媒网络信息部 京ICP备0907270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