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在即,餐饮人更睡不着了| 报复性消费来了吗?

随着疫情高峰已过,各行各业逐渐复工,被压抑了两个月的消费会不会出现报复性增长?复工在即,餐饮老板又有哪些焦虑?

01复业在即 餐饮老板仍面临不少难题

如今很多餐企积极展开自救,但在一些已经放开对餐饮业部分限制的地区采访发现,仍有不少企业因担心营业后入不敷出带来更多损失,而迟迟不愿开业。

1“疫情还未结束,餐厅开业防疫条件非常严格,但我们连口罩都买不到!”

2“顾客的恐慌一时半会儿也消除不了,没人来吃,外卖堂食一天才30单,越开业越亏本!”

3“食材成本涨了3倍!我们餐厅菜价也得跟着涨,但一涨就更没人来吃了,不涨价就是赔本赚吆喝!难啊!”

不开店亏租金,开店了亏房租、亏人工、亏食材……餐饮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02报复性消费到底会不会来

随着复工加速,许多消费者迎来了“超重“的快乐。以奶茶、麻辣烫为例,当前消费者点餐时要求加量升杯的订单量环比增长3倍以上;

饿了么数据显示,从2月10日开始的复工第一周,上海人在饿了么消费了16万单奶茶,到了复工第四周,这个数字已变成33万单,其中一名用户一次性下单77杯奶茶,并且要求大杯、超大杯的奶茶订单比去年12月正常一周增加了3.4倍。



报复性消费,对于那些两个月来苦苦挣扎在破产边缘的服务行业,这也许就是最大的期许。不过,奶茶和麻辣烫的外卖不过是低消费产品,并不能足够说明问题,报复性消费真的会成为普遍现象吗?

其实各方观点不一,我们不妨来看看:

1昆仑健康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
不排除疫情结束后人们报复性消费的可能性。不过,并不是所有消费品都会在疫情结束后迎来强劲反弹。毕竟在经历长时间自我防护之后,人们的防护意识不会突然消失,对于“潜伏期”的警惕会适度保留。

所以,类似于电影院类封闭场所的消费,恐怕短时间内不会迎来报复性反弹。对换季服装和美食的消费意愿,则有希望大幅提升。

2银河证券分析师周颖:
疫情的持续,可能会使相当一部分人群收入及预期收入明显降低。即使疫情结束之后,可能有一些报复性消费,即被压抑的消费快速释放,但还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群,一段时间内整体消费能力有所降低。

3某餐饮老板:

现阶段,大部分门店仍较为依赖线上外卖,有部分门店恢复了堂食,但顾客寥寥无几,“一天不到10桌客人,还未看到所谓的报复性消费”,一餐饮老板这样描述。

03没等到报复性消费 一批餐厅已倒了

3月1日,深圳和民居酒屋宣布正式结业。这个进驻中国长达16年的日本餐饮企业和民集团宣布,将逐步关闭位于上海、深圳、广州等地剩余的11家门店,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大餐饮集团已然如此,中小餐企的日子能好过吗?



拥有20家门店的小山集团,也于日前宣布其成都分公司结业,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其在《致员工信》中表示,疫情发生后,面对每月需缴付的租金加员工工资近1000万人民币,公司已经没有足够的储备金了。



除了已经倒下的,还有一批餐企正在苦苦支撑。它们普遍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为了活下去,有的已经关掉了部分门店,有的正在进行人员优化,裁员降薪缩减开支,尽量减少现金流出。

有业内人士分析,尽管目前消费市场出现一些回温迹象,但究竟能不能说明疫情过后会有报复性消费,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04重创下的餐饮业 还需走过三道坎

警惕资金断流关

多家餐饮企业反映,目前经营形势一时难以好转,企业资金流是个大问题。

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支持力度,保障银行不抽贷断贷,降低餐饮业银行贷款上浮利率;适当延后企业还本付息时间或给予免息贴息支持;给予一般餐饮企业特定的银行工资薪金信贷等。

同时,希望能给予餐饮企业一定时间期限内的税收、水电费、垃圾处理费等减免政策支持。



为了支持餐饮企业渡过难关,一些地方已经出台了专门政策,延期缓缴税费、落实税费优惠、减免租金等。

但有受访企业反映,还希望通过行业协会协调撮合企业与私人业主协商减免房租,与企业共渡时艰。“目前租金减免政策,仍仅限于国有资产这一块,租私人业主房子经营的餐饮企业,享受不到租金优惠。”深圳一家海鲜酒楼负责人说。

开拓新市场仍有难度

为减少损失,一些中高档酒楼开始试水外卖配送业务,增加配送能力、研发新菜品、拓展新业务。在深圳,政府和当地餐饮烹饪协会推动餐饮企业以“移动餐吧”形式,进驻小区、写字楼和工业园区。

但一些餐饮企业的外卖业务开展得并不理想。



深圳烹饪行业协会近期倡议餐饮企业与外卖平台合作,希望企业改变经营方式减少损失,但部分大型餐饮企业并不积极。“堂食和包厢业务占餐厅营收大头,外卖附加值低,大型餐饮企业难以仅靠外卖模式维持贷款、房租、员工工资,以及外卖平台的高佣金。”

深圳一家酒店餐饮部负责人说,目前能通过外卖方式恢复一定活力的,还是那些原本就适应外卖模式而生的小型餐饮企业。



对此,中国餐饮烹饪协会提出,各地可考虑通过地方政策鼓励或招募餐饮企业与社区、居委会进行合作,设立便民供餐点,帮助企业开拓社区市场。

也有受访企业说,目前外卖外送平台佣金费率没有优惠甚至有所提高,建议有关部门能引导其阶段性逐步降低佣金费率,或出台相应的帮扶措施等,合力帮助餐饮企业开拓新市场。

例如,深圳市已提出,对利用网络营业超过60万元的餐饮企业,按网络营业额的2%给予不超过25万元奖励。

防护物资仍捉襟见肘

有受访餐饮企业反映,目前企业恢复营业仍面临着口罩、防护服、消杀用品等防护物资紧缺等问题。

姚酸菜鱼、金戈戈创始人姚渂汐表示,寻购防疫物资困难,成为业内部分企业复工难的原因之一。



多位受访者建议,希望通过行业协会呼吁,对餐饮业复工所需的防护物资调配上予以统一安排,发挥帮扶作用。

多位受访者也建议,希望通过行业协会呼吁,对餐饮业复工所需的防护物资调配上予以统一安排,发挥帮扶作用。

经历了多少道难关,也有过多少个失眠的夜晚,但我们餐饮人最擅长的就是绝处逢生,关关难过关关过。

再坚持一下,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东方美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easteat.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制作维护: 东方美食传媒网络信息部 京ICP备0907270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