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战疫”,我国还在谋划这件大事

《流浪地球》:“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来自全国人大的消息,《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已经启动,拟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

“战疫”让人痛定思痛,要坚决向野味产业“开刀”了。

01全国市场监管在行动

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在行动,疫情期间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牵头曝光了一批典型案例。首批案例涉及湖北、重庆、陕西、四川、湖南、广东、辽宁、安徽等多个省市区,涉及违规交易的野生动物包括麂子、野猪、雉鸡、野鸭、猪獾、野兔、野生黄鼠狼、蛇等多种。

2020年2月11日,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市场监管局对祁阳县顺意海鲜水产店进行执法检查。现场查获大黄蛇62条(活体)46.5公斤、乌梢蛇44条(活体)28.5公斤,共计75公斤,当事人无法提供合法来源证明。

时至今日,还有人顶风作案。

各地加大了对集贸市场、仓库、酒楼、餐厅等场所非法经营、收购、加工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

02食用野生动物系统性风险

百度发布的大数据显示,过去近十年里,穿山甲和豪猪是人们最为关注的野味,两者加一块占比近5成。

野生动物,有人当成美味,也有所谓的“养生”和“药用”价值而倍受追捧。

蟒蛇、蜥蜴、乌龟、蜘蛛……近年来,“爬友”饲养“异宠”之风兴起,一些人以饲养濒危野生爬行类动物为荣。

“研究基本支持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蝙蝠。”钟南山疾呼,在这次事件之后,中国应该制定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定,真正禁止饲养和食用野生动物。

当今人类新发传染病78%与野生动物有关,或者说来源于野生动物。

2003年因食用野生动物引发“非典”疫情,17年后我国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及消费行为缘何屡打不绝?

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巨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但野味产业规模庞大,利益链条盘根错节,跟国人滥食野味的陋习、监管执法力度不够和法律规定的不完善都有关系。

03野生动物市场监管特殊性

野生动物市场监管有其特殊性,比如市场交易量大而且隐秘,整个产业链条很长,环节太多,既有前端野生动物捕猎、屠宰,又有后端餐饮消费。

在2018年前,对于野生动物交易及经营消费的监管部门,涉及农业、林业、检验检疫、工商、食药监、公安、畜牧等多个部门体系。2018年机构改革之后,虽然上述部门合并缩减,但关于野生动物监管体系的职能部门仍然涉及农业、林草、市场监管等部门。

04部分可商业性经营利用

2003年8月,在SARS疫情后,林业部门将果子狸等54种陆生野生动物,列入可进行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动物名单。

面对外界争议,主张驯养利用野生动物的人士表示,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是蝙蝠,果子狸只是中间宿主,不是天然宿主。因此,果子狸已经洗清了冤屈,利用并无问题。



果子狸产业得以发展。以“中国果子狸养殖之乡”江西省万安县为例,这里仅一家龙头企业就年产商品狸2.8万余只,年产值3500多万元。

一段时间后,野生动物只要经过林业部门批准,均可以驯养繁殖和利用,范围非常宽泛。

中国野生动物利用产业发展迅猛,以江西为例,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8年,全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及经营利用企业1500余家,实现野生动物繁育产业年产值100亿元的发展目标。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合法“的外衣成了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洗白工具”。案件表明,一些持证养殖场是“挂羊头卖狗肉”,以养殖之名,大肆非法收购野生动物“洗白套利”。

05走私犯罪案件频繁发生

海关总署统计显示,仅2019年,全国海关就侦办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走私犯罪案件467起,查获包括象牙、穿山甲等各类濒危物种及其制品1237.6吨,分别较上年增长2.2倍和8.6倍。

2019年,全国海关查获多起非法走私穿山甲活体、冻体以及穿山甲鳞片案件:3月24日,江门海关缉私局在代号为“0313”走私穿山甲案收网行动中,现场查扣活体穿山甲11只、冻体2只。经查,2018年至案发,走私团伙共走私活体穿山甲300余只;10月29日,杭州海关缉私局所属温州海关缉私分局,在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现场查获穿山甲鳞片10.65吨。经扩案侦查,又查证了涉案走私团伙2018年11月以来已2次走私入境穿山甲鳞片12.56吨。此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查明穿山甲鳞片共计23.21吨。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06千克鳞片,走私23.21吨鳞片,意味着近5万只穿山甲遭遇毒手。

06“生态杀灭”是否极端

来自《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提出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的九个建议》中一条“生态灭杀”引起了社会争议。

“将地方保护的非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传统的“三有”动物,以及那些可以更容易引发公共卫生问题的动物(如刺猬、蝙蝠、穿山甲、蜈蚣、毒蛇等)则可以考虑采取特殊保护措施,允许科研利用和生态灭杀……”

“生态灭杀”如何定义?

有人认为,建议者都是法学界重要人士,并无动物保护或者生态学家参与,建议显然违反生态科学。“生态灭杀”会带来严重后果,对某些物种保护带来灾难;对于本土生态宽泛的物种无法灭杀;杀灭造成进一步的生态灾难;杀灭严重损害生物多样性。如穿山甲是全球保护物种,中国本土的中华穿山甲更是被IUCN红色名录列为极危物种。

07希望加大处罚力度

应该从根本上取缔野生动物交易,同时应该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提升野生动物分类和清单管理的精细化程度,实行名单列举。

希望大幅提高对一般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处罚标准。

市场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对网红、娱乐明星等在电视、网络、视频中播放“吃野味”节目、广告的处罚力度,提高对有奖举报的奖励额度和手段。

08吃野生动物容易染病

作为餐饮人要自觉拒售、拒烹、拒食,向食客宣传食用野生动物的危害性。

四百多年前明代药圣李时珍《本草纲目》之中就发出警告,吃野生动物容易染病。



“诸鸟有毒”,“凡鸟自死目不闭,自死足不伸,白鸟玄首,玄鸟白首,三足、四距、六指、四翼,异形异色,皆不可食,食之杀人”;

孔雀: “肉性味咸、凉,有小毒,人食其肉者,食后服药必无效”;

乌鸦: “肉涩臭不可食,食其肉及卵,令人昏忘”;啄木鸟,“因食百虫,肉有毒,不可食”;

鸳鸯: “肉性味咸,平,有小毒,食后头痛、头晕,可成为终身疾病”;

凫(俗称野鸭): “性味甘、凉,身体虚弱者不宜食;

鹜(野鸭的一种): “肉性味甘,有小毒,尤以黑鹜肉毒重,滑中、发冷痢、脚气,不可食”;

蜗牛: “性味咸、寒,有小毒,肉不可食,食之卷缩抽筋”;

山蛤蟆 : “性味辛、寒,有毒,食之自然生火,出现狂热”;

天螺: “性味咸、寒,有毒,不可食”;

豪猪(山猪): “肉性味甘,大寒,有毒不可食,否则伤头伤身”;

野马: “肉性味辛、苦、冷,有毒,煮食难消,多食生疮患痢”;

豺: “肉性味酸、热,有毒,食之,损人精神,消人脂肉,令人瘦”;

助鼠(黄鼠狼): “肉性味甘、臭、温,有小毒,心、肝有臭味”;

熊: “肉性味甘、平,虽无毒,但有痛疾者不可食”;

水獭: “肉性味甘、寒,虽无毒,但食之引起血热,消男子阳气”;

鳞鲤(穿山甲): “性味咸、寒,有毒,其肉甘、涩,味酸,食后慢性腹泻,继而惊风狂热”;

石龙子(猪婆蛇): “性味咸、寒,有小毒,食之可出现腹痛腹泻”;

蚺蛇(又名南蛇、埋头蛇)、白花蛇(又名薪蛇)、乌蛇(又名乌梢蛇、黑花蛇)、金蛇(又名银蛇、锡蛇)、蝮蛇(又名反鼻蛇)、天蛇(又名四足蛇)等均为有毒蛇,“蛇胆性味甘、微寒,有毒;蛇肉味性甘、涩,有毒;蛇头毒人至死,不宜鲜品煮食,药用也要经过去毒”;能鳖(又名三足鳖),“肉性味大寒,有毒,食之杀”。

目前我国野生动物的数量锐减、公共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根源在于对野生动物的滥用。

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已经启动,此外,中央还要求,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用法律之盾,防患未然。

用完善的法律、严格的监管,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

(部分图片、视频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东方美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easteat.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制作维护: 东方美食传媒网络信息部 京ICP备0907270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