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第一家个体饭馆,40年了,现在什么样?

他开办了中国第一家个体饭馆。

改革开放政策催生了“悦宾”。

在人们的眼里,“悦宾”已经成为北京乃至中国改革开放时代的“地标”和“缩影”。

回顾38年“悦宾”饭馆走过的历程,

通过这家店,我们可以真切地感知改革开放的细节,听到时代中国前进的脚步声。

中国第一家个体饭馆

没人能想到,1980年开张的饭馆,可以一直运营到现在。2017年,国家统计局有数据显示,全国关店数是开店数的91.6%。也就是说每新开100家餐厅,就有约92家餐厅以关张告终。该数据还发现,在不同价位餐厅中,人均50元以下的餐厅关店率远高于其他价位。悦宾饭店好像游离在这个“市场规律”之列。

  也没人能想到,38年时光流逝,悦宾饭店始终未曾离开过翠花胡同,虽几经扩建,但到现在也只要11张桌子,几十平米面积。即使满座,一次也只能招待50位左右的客人。

1980年,郭培基和刘桂仙夫妇在自己家中开了一间只有四张桌子的饭馆,当年的郭培基夫妇自然不会知道,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翠花胡同43号,由3间平房中一间改成的“悦宾饭馆”,就这样成为了北京乃至中国的第一家个体餐馆。在许多年之后,它会和凤阳小岗村一样,成为中国改革史的标志之一。在那个年代,‘悦宾’的开张可谓轰动世界。饭店门口,吃饭和看热闹的各排两队。很多中外记者闻讯赶来采访,也排起了长队。美国合众社记者龙布乐后来在他的报道里这样写道:“在共产党中国的心脏,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小胡同里恢复元气。”

1980年,北京日报在一版报道悦宾餐馆开业


1981年春节,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姚依林到悦宾拜年,鼓励郭培基夫妇“把买卖做大”。

  90年代,郭培基夫妇又将附近的翠花胡同一片房子买了下来,开办了“悦仙美食”,营业面积扩大了10多倍,以满足更多顾客的需求。

  2000年,上了年纪的刘桂仙将厨勺交给了徒弟,自己则当上了厨师总监,天天往厨房门口的桌旁一坐,每道菜只要从她面前经过,闻闻味儿就知道正不正宗。

  这时的“悦宾”的当家菜已从开业的4只鸭子诞生的鸭子菜——香酥鸭、麻辣鸭、炒鸭杂,发展到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的蒜泥肘子,体现鲁菜和粤菜的风味;有猪肉丝、鸡肉丝、葱丝、姜丝和芹菜丝为原料的“五丝桶”;用上汤调制的“面筋扒白菜”;另外,还有干烧鱼、清蒸鱼等。

传承三代不变比变更难

  38年来,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门脸,同样的店名,不过照料生意的换成悦宾饭馆的第三代。

  承继了奶奶手工的长孙郭诚辞了外面的作业,回到悦宾饭店,守着奶奶传下来的滋味。郭诚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我们家就不是生意人,是手艺人,只要把菜抓住了、做好了,悦宾就能一直做下去。“悦宾回头客特别多,有的人七八年才来一次,但他会说,‘味道没变,还能找到当初的感觉’,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最高的赞美。”


  有时,坚持不变比改变更加辛苦。但这就是历史赋予悦宾的责任。“这是一份关于改革开放的记忆,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我们的坚持,把它呵护好。”这是郭诚朴实的理念。

  孙女郭华则打点着店里的里里外外。郭华说,尽管自己从小生长在北京,可这些年城市改变太快,店里的生意要怎样持续,家人也不是没有考虑。比方,外卖现在这么火,要不要做?郭华说,“外卖的确能进步销量,但有些家里的菜不适合,略微凉了,那口味就彻底不一样。”作为一个胡同里的服务于老百姓的饭馆,现在仍然坚持每天现采购、现加工、加工工序不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老顾客评价说“姑娘,你家这菜跟30多年前一个味道”的原因。

  郭华觉得,北京的改变越是快,人们对传统的东西就越是爱惜。从前有位“老顾客”对她说,自己从在娘胎里就吃“悦宾”。也有新顾客慕名而来,尝尝北京胡同里的风味。

  个体经营近40年的悦宾,背后,隐含着的是匠心和传承精神,餐饮界从来不缺新品牌、集团化运营,在这个以规模化、以盈利界定成功的时代,悦宾第三代郭华乐意把这份手艺、这个味道、乃至爷爷奶奶经营的理念传承下去。他们可能一直不会变成大公司、大企业,唯有热爱胡同,热爱胡同味道的本心不会改变。现在她的任务,就是要守住“悦宾”,守住这份胡同里的文化。她说,“这不变比变难多了。”

东方美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7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制作维护: 东方美食传媒网络信息部 京ICP备09072702号-3   图王素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