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平米小店、13张桌子、500万流水,他终于卷土重来!

互联网的世界,永远充满神奇。2012年7月,北京国贸CBD,一间店面不足20平方米的煎饼铺子,共计13个座位,经营不到一年就达到500万的流水,估值超过4000万,被誉为“互联网餐饮鼻祖”。

这家店叫黄太吉,创始人是赫畅。
我是唯一一个曾经在百度和谷歌市场部都待过的中国人。赫畅曾经这样对媒体表达,言语中还透露着些许优越感。

赫畅1981年出生在东北,是满族正黄旗,本姓是赫舍里。年轻时他也曾有叛逆的个性,初三毕业就拒绝上高中,毫无美术基础却跑去学设计,赴丹麦留学又没拿文凭就回国了。

2004年,赫畅从丹麦留学归来,他进入了百度大市场部下的用户体验部,负责设计工作。赫畅曾透露说是当时面试他的人是百度副总裁梁冬,而自己当时没有文凭,但有设计作品,靠着作品和自己对梁冬“献出的膝盖”成功进了百度。

后来赫畅对媒体也曾自豪的说“百度的Logo都是我画的,在李彦宏的监督之下改的”,不知道李彦宏当时对赫畅的印象是否深刻。

2005年,赫畅曾与”百度太子“李明远在同一部门共事。李明远后来也拿出了4.6万元天使资金投了赫畅创办的黄太吉煎饼店。

在百度工作了两年,赫畅也见证了百度的成功上市。2006年赫畅被庄辰超挖到了去哪儿,成为了去哪儿网的第一任品牌及用户体验总监。当时的去哪儿网,还只是一个拿了A轮200万美元投资的创业公司,赫畅如果能长期干下去,估计财富值也不会比现在少,但赫畅并没有选择留下。

2009年赫畅曾创建了数字创意公司DIF。

2012年7月,时年31岁的赫畅创办了黄太吉,那是赫畅的第三次创业。那是一个互联网思维刚刚起势的闷热的夏天。

但为什么是餐饮,为什么是煎饼?

这一切是因为女朋友。2012年,在北京定居的赫畅经常去天津看女朋友,一下火车就去车站旁买煎饼果子充饥,一来二去就养成了习惯。

女朋友与他开玩笑,“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不自己开一个?”

“开就开!”

也是,北京人均每月有700多块花在餐饮上,等于每天20块,3000多万人口,那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虽然煎饼果子进入门槛非常低,大街上随处可见,但都是流动的地摊,卫生不能保证,品牌更谈不上,所以有机会。而且做煎饼风险小,回本快,如果做快餐,包子、饺子、面条就需要大的店面。

赫畅给店面取名黄太吉,因为他是地道的满族正黄旗,寓意皇太极。难道真的是这名字给赫畅带来了好运?显然不是,他在煎饼味道上下了功夫。

第一个是还原老味道 

为此,赫畅吃遍了天津100多家煎饼果子摊,最后跟着南开西门附近的一个师傅学了两个月。那位师傅每天就出2个小时的摊,但是有上百人排队,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块。

很快,赫畅掌握了煎饼好吃的秘诀。一是面粉和绿豆面混合的比例是否合适。二是油条是否好吃。三就是刷的酱最见功夫,那是独家秘诀。

但是,如果只按天津的做法卖煎饼果子,肯定做死,因为北京是移民城市,五湖四海的人都有,所以还要迎合大家的口味。

于是,赫畅又继续在通州试吃各种煎饼果子,最后相中了一家。那师傅每天出4个煎饼摊,生意好得不得了,最后赫畅开出8000块的月薪,请去做首席煎饼师。

吃得开心更要吃得放心,黄太吉的煎饼一码采用有机杂粮摊制而成,外表金黄脆薄,香酥可口。酱牛肉、肘子肉、辣白菜都放在煎饼里,可自由搭配,比如黄家薄脆煎饼、香嫩鳕鱼煎饼等等。

有了煎饼果子,就得有炸油条,而有了油条之后就要搭配豆浆,所以赫畅相继推出卤煮、盖饭、汤羹、饮品等12种小吃。


第二个是话题

黄太吉开业的第一个星期,店内冷冷清清,赫畅就也纳闷,煎饼售价9.5元至15元一个,价格不贵,味道也不差,怎么就没人吃?

直到第二周,一位40多岁的老北京走进黄太吉,见小店很干净,就点了一份煎饼果子和豆腐脑。

“这里的煎饼果子和大街上的相比,显然就是小姐和丫环的区别,从包装到卖相都好很多,味道也没有大街上小摊上的那种烟火香气......挖一勺豆腐脑吃下去,无比嫩滑,里面的木耳和黄花菜都很给劲儿。”

没有想到,那哥们是个100万粉丝的大V,只在个人博客上这么寥寥数笔,就彻底打开了黄太吉的大门,第二天门庭若市,很多国贸的白领一点就是数十份,一个人根本拎不过去。

于是,赫畅开着奔驰就去送外卖了。“哇!一个送煎饼还开奔驰!”当天下午,赫畅的煎饼和他的跑车就上了微博,黄太吉轰动了整个北京城。

确实啊,送外卖的都是骑着电动车,还没听说开车奔驰送煎饼的!

第三,充分利用微博

尝到甜头后,赫畅马上开通了“@黄太吉传统美食”这个微博账号,短短一年就累计4万多粉丝。

4万粉丝确实不多,但是他的粉丝活跃率高达98%。动不动就是6万条评论,7万条@,13万条互动。所以,赫畅随身携带着两个手机,几乎每一条微博都会回复。

煎饼越卖越多,到店里找赫畅聊天的也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他对易经八卦颇有研究。

后来,赫畅干脆做了900多页的PPT,经常利用周六的时间在他的煎饼果子店里讲PPT,来的人多了,周六下午干脆停止营业。

最多一天要讲8个小时。“把全世界所有秘密全联系在一起。” 8小时演讲,一共做了4次,每场400人。

4次过后,赫畅就成立了“好奇者联盟”,改成了收费上课。

互联网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仅仅5个月后,那8家品牌餐企就有半数从黄太吉外卖平台下线,10个外卖店关闭了5个。显然,在全民外卖时代,赫畅的外卖平台无法与百度、饿了么、美团等大品牌抗衡。

2017年11月8日,久未露面的赫畅,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在采访中赫畅反思了创业历程,亲口承认此前黄太吉的运营有战略失误,并坦言创业过程中,经营能力比营销能力更重要。

对于这位4年前红极一时的互联网思维优秀创业代表,或者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应该是第一批网红餐饮店的先驱,赫畅能说出这样的反思,真是花了2亿投资才买来的教训啊!

“过度依靠营销不是餐饮品牌生存的根本。与以前相比,媒介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以前能火几天,现在或许仅能维持几个小时”。

沉淀一年后,赫畅再次选择出发,北京和上海的门店仍是直营模式,但二三线城市已经选择了开放加盟。

未来,他还会继续走向成功吗?

东方美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7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制作维护: 东方美食传媒网络信息部 京ICP备09072702号-3   聚图素材下载